中经国投官网

在线咨询
微信

微信扫一扫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加好友

工作日:9:00 —— 18:00

【国投漫谈】金融新旧动能转换,少不了外资的带动

发布时间:2018-12-14 09:42

目前,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正如火如荼地推动,以金融开放为著。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不断提高国内金融市场活性,这种方针对于我国金融服务业竞争力的提高是绝大利好,对实体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服务也将更加到位。






“引进来”:放宽外贷准入条件,有利于形成金融多元化竞争格局,竞争压力有利于促进中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化、规范化调整,全面提高风控能力和创新能力,优化金融产品体系也能提高整体经营效率和收益水平,为新旧动能转换添砖加瓦。

“走出去”:中资金融机构要想更全面理解国际市场的产品、服务、文化、法律和规则,必须要积极“走出去”。只有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国际化进一步升级,才能获得更加广阔的国际视野和全球资源。

双向交流:加快开放能增加人才、信息、技术、资金等资源的交流融合,优化员工队伍和组织架构,改善新旧动能的比重,培育扶持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新经济的发展。






目前,我国传统动能比重较大,低端、落后产能亟待出清,“僵尸企业”的化解工作任重道远。相比之下,新动能比例较低,金融体系也存在如直接融资比重低、资本市场不发达、融资高度依赖银行贷款等深层次结构性问题。而随着金融的对外开放,直接融资快速发展,不断加剧的金融市场竞争,将对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及中央银行金融资源的投放领域进行拨乱反正,缓解国内金融资源配置的扭曲,更好地培育扶持新动能的发展。

拓宽股票、债券、私募股权等直接融资通道,是中国经济实现转向服务业为主与创新驱动的必经之路。美国创新型的伟大企业,如脸书、亚马逊、苹果、奈飞、谷歌、特斯拉等,均不是由银行培育,中国如BATJ、小米、美团等全球型企业亦然,由此可见,银行适合培育工业化时代的钢铁、房地产的传统行业,而对高技术行业、新兴服务业起到的作用则十分有限。中国股权融资行业经验尚缺,需要国际成熟的股权融资机构的带动。






我国不良资产需要寻找国际出路,引进国外处置不良资产的丰富经验和先进做法就尤为重要,因此需要引入国际资本参与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建设,参与不良资产处置,在未来实现去产能、调结构、清除“僵尸企业”的愿望。优势需互补,互利才能共赢,我们可以吸引国际投资者参与市场化债转股,允许境外机构投资入股或控股,借鉴国际投资者困境资产投资和债务重组获利的经验策略,成立专门的债转股投资基金或优先股投资基金等。


金融开放促进新旧动能转换的路子很多。




1

引入外资金融机构落地经营

鼓励国内金融机构引入外资参股



当前金融业放宽外资金融机构持股比例是一个政策机遇,国际知名外资银行、证券、保险、再保险公司及外资保险经纪、国际评级机构总部或分支机构、国际咨询公司等中介服务类机构可顺势进入国内,活跃国内金融市场氛围,推动新旧动能的转换。另外,外资金融机构的参股也可以为我们学习先进管理模式、技术和规则创造机会,对国内金融体系的稳健性和竞争力的提升有实质性帮助。






构建相对稳定的金融制度和金融生态是吸引外资金融机构的关键所在。因此,保持金融制度和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探索建设金融法院,形成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纠纷处理机制非常重要。另外还需要简化外资机构设立程序,打造“互联网+政务”系统,让外资进入的通道更明朗。



2

建立海外发债鼓励机制

拓宽国内企业融资途径



坚持开放心态,做好跨境融资。首先是传统跨境投融资业务,以跨境资金结算、跨境融资、资金保值增值为重点,为企业跨境投融资业务提供政策咨询及资金结算、保值、增值、汇率避险等服务。跨境直贷等业务可帮助境内企业引入境外低成本资金,跨境资金池业务则可以帮助企业更有效调拨全球资金。其次是以境外发债、香港上市为重点发展跨境资本市场业务。再者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这其中以“一带一路”相关的跨境并购为重点。最后是联合国内著名金融机构与境外投行、基金、同业机构、中介机构等,打造出跨境投融资生态圈,以“财顾+撮合”、“融资+融智”等模式,为境外发债、海外上市、跨境并购流程提供支持性服务。








3

国内金融机构境外开设分支机构




工、农、中、建、交等国有银行及中信、招商等全国股份制银行在境外已拥有分行或子公司,但如城商行等区域性金融机构则囿于政策原因,无法在境外开设分支机构,其跨境融资业务只能依靠上述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且需要参考法人银行授信额度和融资主体资格等问题,业务很难开展起来。因此,国内金融机构要想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资源,需要:

1.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牵头组织协调,允许各省一级法人银行在香港、新加坡、纽约、伦敦、东京等地设立分行或收购子公司、建立基金。

2. 在各地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内对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政策加以复制,开展离岸业务,实现离在岸、本外币相联动。




4

组建区域性金融机构合作联盟




“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需求涵盖融资、结算、汇兑、避险、资金托管、理财、投资等方面,而我国除少数金融业较为发达的省份以外,多数地方的金融业无力改变“小、弱、散、缺”的局面,缺乏在金融行业具有影响力的大型金融机构,难以产生大型金融机构的聚集效应和辐射效应,地方资本实力、资产规模和综合竞争力远远不足。要加强资产风险管理,实现利益最大化,还需要将这些地方金融力量进行整合,将高度分散配置的金融资产集中统一运作。

地方金融机构的服务方式较为传统,缺乏高端定制服务;同时,创投、风投等各类股权投资发展不足,技术、环境、文化创意等新型产权交易市场未成规模,使得地方金融体系不能很好适应培育新动能、破除无效供给。

因此,需以区域性、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为核心,串联地方全产业链的金融机构建立合作联盟,深度融合各金融业态,发挥资源共享的优势,依托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等手段为新旧动能转换提供全方位、高质量的金融服务。






但金融开放也应注重提高金融监管能力,使金融开放与现有的金融监管水平相匹配。综上,加强金融监管,坚持合规经营,促进金融开放、金融发展与稳定的良性循环、互动,提升新旧动能转换的能力和效率,是加快培育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代表的的新经济的不二法门,全国经济金融的高质量发展也可因此得以实现。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